□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田文林

  ■提要

  美军对叙利亚挥起“战斧”,是自2011年叙利亚危机以来,美国首次对叙利亚发动军事打击,其主要借口是叙利亚近日在内战中使用了化学武器,这显示出美国对叙利亚巴沙尔政府根深蒂固的敌视心态。

  4月7日,美国向叙利亚霍姆斯省沙伊拉特空军基地发射了59枚战斧巡航导弹。这也是自2011年叙利亚危机以来,美国首次对叙利亚发动军事打击。美国发动军事打击的主要借口是叙利亚近日在内战中使用了化学武器。根据2013年8月达成的“化武换和平”协议,叙利亚已经在国际社会监督下销毁了储存的化学武器。近期,叙利亚政府军在战场上节节胜利,美国国务卿和驻联合国代表接连宣布“没必要让巴沙尔下台”,对叙政策明显好转。在这种背景下,叙利亚没必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使用化学武器,使自己重新孤立和被动。

  特朗普政府为何对叙利亚挥起“战斧”?大体有三个原因。

  首先,叙利亚长期坚持独立自主的政策,妨碍了美国顺利称霸中东。冷战结束后,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在中东占据主导地位。为实现称霸中东目标,美国在中东的基本政策就是顺昌逆亡,将“盟友”沙特等海湾国家视为“温和国家”,想方设法加以笼络和支持;相反,将伊拉克、叙利亚等国家视为“激进国家”乃至“无赖国家”、“邪恶轴心”,千方百计进行遏制和打压。美国对叙利亚的政策就属于后一种情况。叙利亚实行共和制政体,而且其政治体制基于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和军队的绝对忠诚,因此具有很强的决断力和执行力。有学者指出,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国政权,“并不是在社会懦弱无能的一种低级独裁。它对于居统治地位的掌权者都具有令人生畏的纪律约束:它设法把它能够在政治上动员其国内民众支持改革性目标的能力作为权力基础。因此,它并不是依靠西方强国来维护其国内的安全的”。在外交政策上,叙利亚坚持独立自主。正因为如此,美国将叙利亚等“激进国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只要有机会就一个一个进行消灭。2003年武力推翻萨达姆政权、2011年武力推翻卡扎菲政权,以及当前试图通过扶植反对派颠覆巴沙尔政权,实则遵循的都是相同的霸权逻辑,目的就是使中东成为“美国治下的中东”,彻底实现称霸中东的目的。

  其次,削弱伊朗的地缘政治影响。三十多年来,美国一直将伊朗视为中东的最大敌手,对伊朗不断进行外交围堵、经济制裁和军事恐吓。但伊朗始终不为所动,地区影响力不降反升。尤其“9·11事件”后,美国错误发动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客观上帮助伊朗肃清了塔利班和萨达姆两大敌对政权,地缘环境更趋改善,并日趋形成了“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的“什叶派新月地带”。这种局面不仅让美国的地区盟友惶恐不安,美国也如坐针毡,担忧伊朗崛起为地区大国后挑战美国在中东霸权。2011年叙利亚国内出现动荡,则为美国借机削弱伊朗主导的“什叶派新月地带”提供了绝佳机会。叙利亚是伊朗在中东最重要的地区盟友。如果巴沙尔政府被颠覆,伊朗不仅失掉最重要的地区战略伙伴,而且伊朗与真主党联系的通道也将被切断,届时伊朗的地缘政治环境将极度恶化。由此不难理解,伊朗为何力挺巴沙尔政权,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巴沙尔则“必欲除之而后快”。

  第三,扼杀阿拉伯民族主义的最后火种。阿拉伯世界人口众多,资源丰富,完全有潜力成为世界有影响力的一极。但一战后英法将该地区分成若干小国,由此导致阿拉伯世界孱弱无力,难以阻挡外部干涉。阿拉伯世界要想实现民族复兴,唯一出路就是尽可能联合自强,对内加强政治团结和经济一体化,对外“用一个声音说话”。叙利亚是阿拉伯民族主义思潮的主要发源地。执政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其政策纲领是“统一、社会主义、自由”,其中“最主要和最根本的是阿拉伯民族团结”。1970年上台的阿萨德高举阿拉伯统一大旗。巴沙尔不像其父那样高调,但仍保留了“阿拉伯属性”和“反以”两大特征。但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为更加畅通无阻地统治中东,一直将主张阿拉伯国家团结联合的阿拉伯民族主义思潮,视为不共戴天的死对手。2011年中东剧变以来,西方势力武力推翻倡导阿拉伯团结联合的卡扎菲政权后,又试图颠覆巴沙尔政权,实际是要彻底熄灭阿拉伯民族主义的最后火种。

  相关链接

  再变卦,美称巴沙尔须下台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8日说,美国对叙利亚问题的立场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下台为优先考虑。这标志着美国政府对叙立场再一次变调。

  然而就在几天前,黑莉曾表达了完全相反的观点。她3月31日说,美国对叙利亚问题的立场不再以巴沙尔下台为优先考虑,美国将和俄罗斯等国合作,推进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方案。

  黑莉8日在接受采访时还说,特朗普政府针对叙利亚问题设立了三大要务,除巴沙尔必须下台外,还有击败“伊斯兰国”以及将伊朗势力赶出叙利亚。

  (据新华社专特稿)

责任编辑:陈忱

相关报道: